相关新闻

理查德·迈耶,传说中的“世纪宅男”,在自己的形式躯壳中孤芳自赏。他热衷于光与影的游戏,和它们在不同的空间里捉迷藏。这位“空中楼阁”的痴迷者,如何实现出尘入世?这位来自新大陆的自然主义者,又是如何让欧洲的天空弥漫一片“”?《筑梦天下》走近理查德·迈耶,为您细细讲述他的故事,他的房子。

周瑛琦:大家好,欢迎收看《筑梦天下》,我是周瑛琦。21世纪以来,越来越多的国际著名建筑大师来到中国,为中国而设计。像大家都熟悉的鸟巢、鸟蛋、水立方、大裤衩、以及广州歌剧院的那两块石头,等等奇异的建筑,都出自这些世界大家之手,那些离经叛道的造型和结构,时常令我们目瞪口呆,哇,老外就是不一样!纵观中国各个城市涌现出来的另类建筑,你会发现,如今的中国似乎成了这些国际建筑师们打擂比武的大秀场,他们一个接一个地在这里实现着自己的梦想。2005年,一位美国建筑大师也悄悄来到了中国的深圳,在深圳东部的海边,留下了自己的作品。这些作品,就像他的中国之行,静静地,几乎不能说是大制作,大手笔,但绝对算得上是最诗意、最浪漫的作品,置身其间,你就会想起那首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他,究竟是谁呢?

解说:2005年,中国南方的经济特区深圳,悄悄迎来了一位神秘的客人,他受邀为东部华侨城设计一组海景别墅。他就是美国建筑大师理查德·迈耶,这是他首次为中国设计。在这组作品中,他仍然匠心独具地运用他一贯的设计风格,沿着弯曲地貌巧妙构建建筑的布局,在青山绿水间,隐约点缀出秀丽淡雅的白。有媒体把这位老头和中国的这次“初恋”,称作是中国人三十年的等待。

周瑛琦:中国的深圳突然出现了这么独特且具有标志性的住宅,让更多的中国人认识了他,一位我们不太熟悉的建筑师理查德·迈耶。迈耶与中国的这次初恋可谓是赚足了风头,连已经正式提出“封笔”的贝聿铭也坐不住了,他说“迈耶来了,为中国搞了一个地标级的项目,我不甘心啊”。迈耶是在上个世纪80年代红遍世界的,许多学习建筑的人对他的东西崇拜到可以倒背如流的地步。他是建筑界“白色派”的代表人物,白色建筑就是他的注册商标。想想看,设计了几十年的房子,清一色的纯白,简直就像奔驰的工厂只生产白色汽车一样不可思议。然而,这就是迈耶,一个注重功能和实用的老头,总能让你不自觉地静下心来细细品味光与建筑的巧妙融合,感受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意境。

解说:纽约东汉普顿的长岛每年夏天都会迎来避暑的客人。30多年前,迈耶就在这里为前来度假的游客们盖起了不同的木屋。

迈耶:洁白能帮人们领会光的重要性。这个房子的采光来自各个方向,房子里总是充满阳光,光线在一个表面被反射后,照射到另一个表面。

解说:房子周围的大海、院落和蓝天等景色,通过光线的不断变化,从房内各个角度欣赏,都有着不同的韵味。

迈耶:你会感到自己在欣赏风景,你会欣赏周围风景的色彩,而房子反映着这些色彩,反映着绿草、大海、和天空。

迈耶:我很少戴墨镜,我戴墨镜是因为忘了带别的眼镜。你可以看到影子如何落在房外和房内的平面上,白色如何加强光影效果,你既看到亮又看到暗,看到光线的变换过程,光线真让我兴奋,而洁白能帮人们领会光的重要性。

周瑛琦:迈耶对白色有一种近乎顽固的追求。曾经有一次,迈耶的两个孩子凑到他身边天真地问“爸爸,在彩虹的颜色里你最喜欢的颜色是什么呢?”迈耶说,“白色。”两个孩子顿时觉得答非所问,白色怎么可能是彩虹里的颜色呢?但在迈耶看来,白色是自然光的颜色,也是最奇妙的颜色,是尽善尽美、纯粹洁净的象征。因此在他的作品里,几乎是清一色的白。其实他设计白色住宅由来已久,早在上世纪60年代,就有人住进了他设计的白色房子,是谁这么幸运呢?

迈耶设计的建筑作品当中,住宅可以说是数量最多的,因此有人开玩笑地称他是“世纪宅男”。尤其在迈耶刚刚出道的时候,谁也不可能把一些大型的、复杂的建筑交给他这样一个没有知名度的小青年来做。这可怎么办呢?急于想通过实践来证明自己的迈耶,只好把自己的父母当实验品,他决定给他们设计一套住宅。虽然这个设计前前后后拖了两年时间,但是1967年建成之后,这套私人住宅便让迈耶在建筑界有了一席之地,时隔六年后,他个人生涯的第二个作品诞生了,而这个作品最终成就了他在国际建筑界的地位。

解说:1973年,一座名为道格拉斯的白色多层住宅,现身于美国密歇根湖畔陡峭的坡地上,这是迈耶最为经典的住宅之一,当时的媒体形容它是“超越时代的住宅”。与众不同的是,它的入口设计在了房屋的顶端,通过一条水平垂直的长廊将入口与外界联系起来,再通过一系列的台阶,最后到达底层的湖边。

坐在起居室,透过巨大的落地窗,可饱览密歇根湖的美景。房屋周围满是密实的针叶林,从远处遥望,这座住宅就像是一艘浮游在绿林间的白色游艇,建筑与自然的融合竟如此完美。

解说:从上世纪70年代末,迈耶的设计由私人住宅拓展到了大型的公共建筑领域。在德国斯图加特与慕尼黑之间,有一个历史名城乌尔姆。这里有足以让乌尔姆市民骄傲一辈子的教堂–全世界最高的“单尖塔”哥特式教堂。迈耶设计的市民会馆,就在教堂旁边。教堂的塔尖作为秩序的象征向上延伸,代表着古典与宗教,而迈耶设计的会馆,则象征着现代、多元与大众。古典与现代在对比中,又交相辉映。开放式的玻璃天窗,让教堂的身姿清晰可见。

迈耶:这层玻璃墙把房里房外隔开了,外面跟里面不再是一样的了,只要关上了玻璃墙,就没有真正的从里向外的延伸了,所以对我来说,建筑是惰性的东西,我们所做的一切,并不能改变周围树木等景色的变化,而建筑的洁白颜色,能帮我们感知周围的色彩变化,感知我们所穿戴的衣物的颜色。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