谩骂祈祷只为这个女人 拉德克利夫:压力如姚明

想要理解洛夫言语间为何如何悲愤,你需要回到2001年8月9日这一天。那天加里-洛夫与妻子躺在埃德蒙顿旅馆房间的床上,那里正在举行世锦赛。天刚蒙蒙亮时,电话铃响了。洛夫拿起话筒,是他妈妈打来的,老妇人只说了一句,“你真是个混账东西。”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洛夫不明白母亲大人何出此言。其实,他妈妈是在帮媳妇教训他。就在前一天晚上,拉德克利夫参加了10000米比赛,结果只拿了第四名,赛后洛夫大声斥责妻子,这个画面被拍了下来。

他们夫妻俩随后离开了体育场,上床睡觉,还不知道全英国观众都目睹了此情此景。

宝拉这样跟我解释当时的情况。“我们为10000米比赛制定好了一个战术,但随着进行,我根据自己的感觉进行了调整,没按之前的想法,在事先订下来的那个阶段领跑。我最后拿了第四,但运动场的记分牌上显示我是第三。所以我跟加里说,‘为什么他们这么做呢?’但他听成了,‘为什么我这么做呢?’于是他回答,‘那你还要这么做干什么?’这个事情越炒越大。当英国运动员的表现没有达到大家的期望值时,常常会被大肆挞伐。确实,我们绝对有必要对这场比赛进行一番检讨,但不应该这样被播出去。”

此时媒体已经忘了拉德克利夫浪费了一次夺取奖牌甚至是金牌的大好机会,转而对准了洛夫。他原先一直都站在妻子的身后,而现在一下子被推到了前台。事后一个记者指责他说,他就“如同一个拔苗助长的父亲,完全统治了妻子的生活”。

洛夫起先是拉德克利夫的房东,后来成了她的男友。他的1500米跑成绩还不赖,但女友在长跑上更有天分,所以当两人在2000年结婚后,洛夫就转而全力辅佐妻子。埃德蒙顿事件爆发时,虽然媒体对洛夫万事包办的作风很看不惯,但没人能否认这一点,那就是在他的帮助下,拉德克利夫确实已经成为英国最成功的长跑选手:拉德克利夫早年最出色的是5000米,但通过洛夫的,她转攻10000米,而且在埃德蒙顿世锦赛举办两年前,已经取得了世界亚军。

洛夫跟记者关系一直处得不好,但我觉得这是个很有魅力的人。他并不是有意讨好别人,说话坦诚。我们谈起了在美国的生活,他很喜欢,而且虽然全世界人都不大喜欢美国人,他却在尽力维护他们。比方说,他是少有的几个愿意为乔治-布什说好线年芝加哥打破世界马拉松纪录时,这位总统曾发来贺信。他说:“他看起来是个很滑稽的人。在YouTube上有段他在一个婚礼上讲话的视频,他让每个人都笑得前仰后合,我猜这时他还没戒酒吧。”

这对夫妻现在很少住在英国,主要是为了避税,洛夫说他无意回英国,跟很多英国人一样,他觉得现在这个国家太拥挤、物价也太昂贵了。英国媒体指责拉德克利夫得到了国家的大力支持,而她却甚少回馈,对此,这对夫妻也持不屑态度,只不过洛夫的反应要更强烈一些。

作为一对师徒,拉德克利夫和洛夫宁愿选择不参加英国的队伍,而且他们也不需要寻求政府的经济援助——拉德克利夫可以算得上是英国收入最高的运动员。而因为他们不住在英国,所以在雅典奥运会后,也可以免受媒体的围追紧逼。

虽然如此,但我发现洛夫仍然在某一方面受到了媒体的影响。在科罗拉多时,拉德克利夫答应接受我们的拍摄要求,此时他不像是一个教练或经纪人,反倒更像是个暴君。他几次勒令妻子应该如何如何站,应该摆出如何如何的姿势,他对着她咆哮,连拉德克利夫的发丝也跟着飘动起来,埃德蒙顿事件再次在我们面前上演。有时候,我会感觉我自己、摄影师,还有拉德克利夫的父母好像都不在现场似的。而我们真的希望,自己不在现场。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